<form id="fxpfn"><pre id="fxpfn"></pre></form>

<address id="fxpfn"></address><form id="fxpfn"><th id="fxpfn"></th></form>

<noframes id="fxpfn"> <address id="fxpfn"><address id="fxpfn"><listing id="fxpfn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<span id="fxpfn"></span>
<address id="fxpfn"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fxpfn">

这是描述信息
新闻中心
振石,以“敢为天下先”的气魄,培育符合时代发展的多元理念与创新精神,为企业基业常青保驾护航
当前位置:
首页
>
>
>
第一财经研究院|秦朔对话张毓强谈海外建工厂:并非所向披靡的奔赴,经历了从被动到主动

第一财经研究院|秦朔对话张毓强谈海外建工厂:并非所向披靡的奔赴,经历了从被动到主动

  • 分类:媒体报道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6-06
  • 访问量:0

【概要描述】秦朔:作为一家中国的制造企业,是什么样的机会让企业产品出口到国外?
张毓强:产品第一次出口到国外是在1993年。当时有产品出口的想法,考虑到全世界范围内美国生产得最好,使用得最多,所以就想能否把产品定位在美国。而当时,正好美国有一些大生产线在冷修,相对而言,玻纤有一定的缺口。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,所以产品就走出去了。

第一财经研究院|秦朔对话张毓强谈海外建工厂:并非所向披靡的奔赴,经历了从被动到主动

【概要描述】秦朔:作为一家中国的制造企业,是什么样的机会让企业产品出口到国外?
张毓强:产品第一次出口到国外是在1993年。当时有产品出口的想法,考虑到全世界范围内美国生产得最好,使用得最多,所以就想能否把产品定位在美国。而当时,正好美国有一些大生产线在冷修,相对而言,玻纤有一定的缺口。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,所以产品就走出去了。

  • 分类:媒体报道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6-06
  • 访问量:0
详情

艰难的开始:“365天有350次质量投诉”
秦朔:作为一家中国的制造企业,是什么样的机会让企业产品出口到国外?
张毓强:产品第一次出口到国外是在1993年。当时有产品出口的想法,考虑到全世界范围内美国生产得最好,使用得最多,所以就想能否把产品定位在美国。而当时,正好美国有一些大生产线在冷修,相对而言,玻纤有一定的缺口。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,所以产品就走出去了。
秦朔:在上世纪90年代初,中国的工业产品出口还相对处于早期,是不是有一些酸甜苦辣?
张毓强:产品出去后碰到了比想象中更多的难题,很多问题凭我们那时的能力是没办法解决的。当时,我们的生产方式、技术等和国外是不一样的。所以最多的一年,365天有350次质量投诉。这就是我们全球化的开始。
所以,我一直认为我们是在客户的苛刻要求下成长的??突Э梢灾苯又牢颐堑牟?ldquo;价格低”;但是我们产品的质量好不好,他们并不清楚,所以当时撬开美国市场的压力非常大。后来经过多年的努力,逐步把这个市场打开了。现在,在全世界范围内,中国巨石是出口玻纤到美国最多的企业,而每年巨石年会来的美国客户也最多。
国外建厂:埃及投资有优势,保住美国市场比短期盈利更重要
秦朔:后来你又通过直接投资的方式在海外建厂,管理那么多国外的员工。对企业“第一次”在外建厂,有什么深刻印象?
张毓强:在埃及建厂之前,我们虽然已经想到在外建厂,但一直没有行动。鉴于欧洲是全世界两大市场之一,我们当时提出了“靠近欧盟,不在欧盟”的建厂思路。“靠近欧盟”,是因为欧盟这个市场我们还是要的,这样建厂对成本和靠近客户都有意义;“不在欧盟”,是因为欧盟生产成本较高,2011年我们开始考察埃及,2012年在埃及建厂。现在看来,这几个定位都是正确的,而“先建市场,后建工厂”的策略也是没错的。
秦朔:在国际化的实际经营过程中,在埃及或美国建厂时,是否遇到了比较大的挑战?又是如何克服的?
张毓强:我们1993年开始做外贸,积累了很多经验:首先是国外客户对产品的认知度、认可度、信任度;学会了对产品质量的要求和判定事情的方法。其次,我们在国与国之间的文化碰撞中积累了很多经验?;褂性谌瞬诺墓驶团嘌?,我们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。
这些贸易上的经验对我们帮助非常大。但要认清,去埃及投资和贸易还是不一样的。大笔钱要投过去,而且整个建厂的工作量要自己完成。巨大的风险和很多不确定性随时会带来问题。比如,最后算下来,建设速度慢,且当地资源条件受限,投产的时间推后了,导致实际在埃及的投资比我们预计的要多。
但是无论如何,我们还是走出去了。在埃及建厂,使我们的客户觉得我们是值得信赖的。我们“靠近欧盟,不在欧盟”的决策是对的。产品有竞争力,能够保持正常供应,他们可以放心地跟我们合作。
秦朔:对于一个既可以到埃及投资,又可以到美国投资的中国制造业企业,你觉得在这两个国家的投资,哪个面临的挑战更大?哪个国家产生的问题可能更多?
张毓强:表面上看,肯定是在美国投资比较好。从员工的角度来看,大家都希望到美国工作。但是在实际运作过程中,我们的体会与表面情况是不一样的。
埃及,虽然经济相对落后,但它有非常好的法制体系,人民法制意识强且比较淳朴。从人才的角度看,它有在世界上排名靠前的开罗大学。在当地,我们是来自中国的最大的一家企业,开罗大学的很多优秀学生学好中文后来应聘。并且,埃及有劳动力优势,劳动力队伍庞大。现在埃及的员工很优秀,也很稳定。
美国,整个市场各方面条件是具备的,但是它的收费和要求也非常高。到现在为止,电、天然气费用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低,但是当地的工资成本高。在中国,工资占总成本不超过10%,但在美国,占比是30%。美国的劳动力,基本上都是移民,法律意识强。因此,我们的法务成本也很高。
秦朔:但你依然坚定不移地去美国进行投资。
张毓强:到美国投资需要时间。严格来说,我们是比较快的。2021年,也就是投产两年后,能够扭亏为盈。一般来说,需要5年时间。
从市场角度来说,这个市场对我们是有吸引力的,所以我们还是去投资。在这里投资,从长远来讲,肯定是为了赚钱;但是从现实上来讲,不是为了赚钱。别的可以不要,这个市场不能丢掉,保住它就保住了未来。这个市场是我们花了将近30年的努力得到的,不能轻易地把它丢掉。有了市场,才有质量,才有价格,才有盈利,才有发展。保住市场有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而事实也再一次验证了在美国建厂是正确的。因为美国现在要回归工业制造业,但我个人觉得这是不现实的。虽然它有能源、土地等优势,但没有劳动力大军,整个制造业的资源配置有问题。
真正的国际化是以人为代表的
秦朔:很多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后,都提到要做中国的企业公民,强调本土化,且非常注重培养本地化的管理团队。事实也证明,长期培养再委以重任的本地化管理团队,绩效会更好。你觉得我们中国企业走出去以后,在培养本地化管理团队方面,能不能真正培养起来并委以重任?这是长远的发展之道吗?
张毓强:这个是企业国际化过程中会碰到的问题,也是必须要完成的重要使命。
我们培养国际化人才,从中国派出去,在国外使用这些优秀的人才,与有一个本土化的管理团队两者之间不矛盾。但是如果在国外工厂里,管理者都是中国人,那这不是国际化企业。真正的国际化是以人为代表的。
所以我们强调“属地管理”原则,双向人才互为补充。一方面把中国的人才培养一段时间后送到国外,让他们真正地跟国际接轨,为中国公司的外国工厂服务;另一方面,比如现在在美国、欧洲、埃及和土耳其等国家和地区,我们都已形成了专业工作的人才队伍为中国公司服务。国际化不仅仅是利用国外的政策和原辅材料,真正的成功应该是把自己的队伍打造成国际化的团队,也利用国外人才的资源优势。
一定要有自己的“优势”,才能把外部优势为我所用
秦朔:对外投资还面临一个挑战,比如所在国的政策或要素成本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;再比如优惠政策、补贴政策也会发生变化。如果发生了,应该如何应对?在投资之前,是否要对这些变化做出预判?
张毓强:这是我们时刻都会看到的。我理解的变化,主要是两个方面:一是政府和国家宏观政策的变化,导致企业获利减少;二是资源的减少或者资源价格变化,导致在这个地方的投资优势削弱。
但是我觉得要注意,去任何一个国家投资,原本看好的条件都可能发生变化。我们的厂搬不动,投资很大,而政策一定有时效性,资源一定有局限性。所以,不能永远靠当地的政策。更重要的是发挥自己的优势。我说的“优势”最主要是技术层面、效率层面和管控层面上的。到外边建厂我们会评估:我们的优势在哪里?怎样去发挥优势?不仅要发挥优势,还要创造优势。之后,还要利用优势。这些优势会不断给企业创造价值,并且可以弥补本来外部的优势变成劣势的情况。
只要走出去了,就一定有成功的一面和不成功的一面。如果走出去以后一败涂地,要认真总结,因为如果那样的话,这个公司就谈不上是国际化的公司,本身就有一堆问题,只是在国内没有暴露出来。所以,重要的是如何提前知道这些问题,然后才可以把公司整合好。

 

 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

振石控股集团

振石控股集团

振石控股集团

振石资讯

更多精彩等着你!

振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  Copyright ? 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     浙ICP备20010043号

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,国产精品无码专区在线播放,厕所偷窥CHINAXXXX,性欧美VR高清极品